首页 激情短篇 妻殇(崩毁人生)

第二十二章

  昏暗的灯光让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情趣,淫靡的声音也是让让房间里更加充满了春情,每一下激烈的撞击声都是那么的悦耳,那么的动人心弦。

  

  这个房间正是吴德的卧室,而房间里的一男一女便是他和自己的儿媳余柳薇,两个人一丝不挂,一黑一白,一美一丑,忘情地纠缠在一起。

  

  余柳薇沉醉在自己公公高超的性技之中,以至于来了电话都没功夫理会,可是那变态的男人看了看儿媳手机上显示的名字,顿时兴奋起来,竟是自己接通了电话,将它按在了儿媳的脸上。余柳薇也是吓了一跳,因为这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生哥哥,他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与公公通奸的事情,但是让自己在通奸的时候跟他通电话,这她还是很难接受的,然而现在不管她再怎么拒绝,电话却是已经被自己的公公给接听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听下来。电话那头哥哥好像又知道了些什么,竟是莫名其妙的对自己郑重道歉,希望自己能够原谅他以前的过错,并且让自己回心转意,离开吴德。

  

  凭良心说,余柳薇之前对这个哥哥一直很依赖,有什么事情都喜欢向他倾诉,受了什么伤害也会第一时间去找他帮自己出头,但是后来因为自己遇到渣男的时候,他一直对自己指手画脚,骂自己眼瞎,这让自己伤透了心,甚至于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差点离开了这个世界,虽然最后慢慢地想通了,但是兄妹二人的关系却是越来越疏远。

  

  现在他向自己道歉的声音是那么真诚,仿佛时间一下子又回到了七年以前,她眼含热泪,差点就要答应哥哥,可是这个时候,她身后的吴德却是抱着她的美臀,用力地冲撞了几下,将那根坚挺的肉棒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戳在余柳薇的花心上面,她的身心顿时迷离起来,不停地发出一阵阵乱颤,如同抽风一般,她想拼命咬紧牙关抑制住口中的媚叫,可是那一波波的快感,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向自己袭来,让自己如何能够承受,所以虽是拼命压制,可是口中依然断断续续的浪叫出声,传进了电话那头的哥哥耳朵里。

  

  她这才发现,今时早已不同往日,自己已经不再是之前余柳薇了,现在的余柳薇根本就不可能离开自己的公公,离开他那根让自己发疯发狂的肉棒。

  

  她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早已是物是人非。

  

  只是对自己的哥哥轻轻说了一句:「晚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便挂断了电话,随后撅着自己的屁股,继续承受身后公公的冲击。

  

  「他又给你打电话让你离开我吗?」吴德放慢了自己的动作向她问道。

  

  「嗯嗯……」也不知是回答,还是呻吟。

  

  「那你到底愿不愿意离开……爸?」说完用自己坚挺的肉棒在儿媳妇的蜜穴里重重地捣了一下,直杀的她美腿发软,差点跪倒在地,哪里还有多余的功夫去回答他的问题。

  

  「说啊,你到底愿不愿意离开爸爸的大鸡巴?」

  

  余柳薇眼神迷乱,轻声地的答道:「不愿意。」

  

  吴德十分满意她的答复,却仍旧在她滚圆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向她要求道:「大点声,我听不见。」

  

  「不愿意,人家舍不得离开好爸爸的肉棒。」

  

  「好,那今天晚上就让爸爸好好的满足满足你毕竟那件事情你也帮我出了不少的力。」说完抱紧儿媳妇的柳腰,让胯下的肉棒如疾风骤雨般穿梭在她的肉洞之中。

  

  余柳薇本来听到公公的话,心里升起一股莫名其妙失落,表情也是有些失神,可是被吴德这样狂烈的一阵冲击,整个人顿时魂飞天外,对于别的事情再不想去理会,只能嗷嗷乱叫起来,雪白的屁股也是迎合着公公的抽插,前前后后不停地摆动。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这敲门声一阵接着一阵,仿佛不耐烦的样子,一听便知道门口的人是个急性子。吴德听到有人打扰自己的好事,敲门的声音也是这么的没有礼貌,顿时有些不悦,大声问道:「是那个王八羔子?」

  

  听到吴德出言不逊,门口的那人也是十分生气,怒声答道:「是姑奶奶我!」

  

  听到这个声音,吴德方才的恼怒一扫而空,喜道:「原来是韩大警官,门没有锁,快快请进请进。」

  

  门口那人听到吴德的话,猛地一推房门,走了进来,只见她身穿一身黑色风衣,面戴口罩,头戴鸭舌帽,虽是在晚上却还戴着一只墨镜,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只能从刚才的声音得知这是一个女子。

  

  吴德看她进来,稍微放满了一下抽插的速度,笑着对她说道:「韩大警官干嘛捂的这么严实,来到我这里,你就当作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不用这么拘谨。」

  

  这女人进来之后看到房间里的淫乱,先是一惊,很快便冷静下来,她对吴德这种好色淫乱的风格早有耳闻,倒是也没有太过意外,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便将自己脸上的口罩,墨镜还有帽子全都摘了下来,扔到一旁的桌子上面。

  

  只见她生的一张瓜子脸,棱角分明,眼如丹凤,眉似流星,鼻梁高挺,嘴角上扬,似笑却又非笑,虽然长相极美,但是脸上总是流露出一股威严,让人看上一眼,便会莫名其妙的生出一股压抑恐惧之感,这个女人正是黄彪的老婆韩小颖。她是如同王熙凤一般的女人,虽然生的极美,可是性格却极为泼辣,让很多人都不敢靠近去欣赏她的美。

  

  吴德看到韩小颖将自己脸上的遮挡物全部去掉,满意的说道:「韩大警官快请坐,我还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请先稍等一下。」说完又重重地在余柳薇的蜜道里重重的戳了几下,很显然他口中很重要的事情便是这件事情。

  

  韩小颖眼见他如此行事,顿时感觉受到了侮辱,心中怒火陡升,冷冷地说道:「我今天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如果你实在有事抽不开身的话,那就恕我不奉陪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吴德顿时坐不住了,向她挽留道:「韩大警官,先别走啊,你要是着急的话咱们先讨论你的事情。」说完拍了拍儿媳的小屁股,示意先让她停下来迎合的动作,随后把饥渴的肉棒拔了出来,然后提了口气,让自己的肉棒凶猛的抖了一抖,似在发泄自己的不满。

  

  同样不满的还有他的儿媳余柳薇,本来这个女人正甜美地享受着那根肉棒带给自己的快感,马上就快要高潮了,却是忽然被打断,心里怎能不难受,她哀怨的嘤咛一声,将自己雪白的蜜桃臀又使劲晃了晃,希望吴德可以继续临幸自己。

  

  面对这种诱惑,吴德虽然也是不舍,但是也只能日后再说,于是对她说道:「宝贝放心,等我和韩大警官聊完要事以后,一定会去好好地满足你的,现在听爸爸的话,先离开这里好不好?」说完又在她满是哀怨表情的俏脸上吻了一口。余柳薇虽然不满,但是对于公公的要求她又不能违背,也只好穿上一件睡衣,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卧室,她临出去的时候还狠狠地剜了韩小颖一眼,怨恨她坏了自己的好事。

  

  之前余柳薇一直扶着桌子背对着韩小颖的方向,所以只能看到被吴德冲撞的女人身材很美,屁股很翘,却是看不到她的面孔,此刻见到她的脸,又是忍不住大吃一惊,因为她发现吴德刚才操的女人竟然是他的儿媳余柳薇。

  

  因为丈夫和她的哥哥是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所以她的婚礼自己当时也是参加了的,因此对于这两个人的身份也并不陌生,他们在社会上都可以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并且是公媳关系,怎么可以在一起做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并且韩小颖还无意中从一些朋友口中得知,这个女人还是自己老公曾经的女神,让他为之疯狂,没想到此刻竟会臣服在自己公公的胯下,不知羞耻的婉转承欢。

  

  吴德看出了韩小颖的惊愕,但是也没有向她解释,只是自顾自的坐下,随后点了一只雪茄,向韩小颖问道:「韩大警官驾到,让我这寒舍蓬荜生辉,只是不知道韩大警官今天过来找我,是要聊什么事情?」

  

  韩小颖皱了皱眉,冷冷地质问道:「你上次答应我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做到?」

  

  「不知道韩大警官说的是什么事情?」

  

  「前几天我让老公替你撒谎的时候,你答应过我,要把他的犯罪证据交给我的。」

  

  「是的,我答应过,不过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说服你老公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

  

  「只要你告诉我,证据立马奉上。」

  

  「其实也没什么,在家里他本就怕我,那天被我发现之后,我就告诉他这种事情绝不能实话实说,不然的话会让他们两口子产生分歧的,甚至于有可能离婚,我对小婧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绝不可能会背叛自己的老公,所以还不如说一个善意的谎言。」

  

  「韩大警官驯夫有道,让我佩服。」

  

  「现在你可以把那些证据都交给我了吧。」

  

  「当然可以。」吴德说完丢给她一叠文件。

  

  韩小颖打开一看,果然都是自己老公做黑客的证据,但是却没有自己父亲偷税漏税的证据,赶紧询问道:「我父亲的证据呢?」

  

  「韩大警官是不是记错了?我可从来没答应过要把你父亲的证据交出来的,上次你打电话找我交易的时候,我也只是答应,把你老公犯罪的证据交给你。」吴德吐了一口烟圈,得意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台手机,打开了一段录音,这正是那天韩小颖和他交易的电话录音。

  

  那天韩小颖无意中发现了自己的老公黑进了瑞格酒店,要帮余学君查探解婧有没有入住,她便猜到了解婧可能和吴德有染,并且被余学君抓到了一些证据,于是打电话给吴德,告诉他自己可以帮他把这件事情给隐瞒下来,前提是让他把证据给交出来,吴德也同意了,但是他答应的却是事成之后,一定会把韩小颖老公犯罪的证据交给她。这一次韩小颖是彻彻底底被他耍了,因为只要父亲的证据还在他的手中,自己就一样受制于他,韩小颖只能暗骂自己疏忽,以为他会将两件证据都交给自己,真的是是自己异想天开了。

  

  虽然知道吴德卑鄙,但是面对他早就准备好的证据,却也是无话可说,只能问道:「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把我父亲的证据也交出来?」

  

  「刚才我正和宝贝儿媳亲热,被你突然给打扰了,现在正憋的难受,你觉得我会有什么要求?」说完用自己的大手握住那根坚挺的肉棒,炫耀也似的用力撸动了几下,那根肉棒竟又变得粗壮了几分,如同一柄久经风霜,百战不弯的利刃,在韩小颖面前不安地跳动着,仿佛在告诉她:「你刚才没有让我尽兴,现在我要让你用自己的身体来满足我。」

  

  韩小颖看了他的动作,有些愠怒,捏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这脑子里就只想着这些事情吗?」

  

  「面对韩大警官这样的美女,不想这种事情,恐怕是身体有什么事情。」吴德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你是不是真的把解婧给办了?」韩小颖忽然好奇道。

  

  「怎么?难道韩大警官是嫉妒了?」吴德反问道。

  

  「你……」韩小颖没有想到,自己好奇问了一句,非但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反倒是被其打趣了一番,顿时不再言语。

  

  「韩大警官就别再关心别人的别人的事情了,先关心好自己的事情吧。」

  

  听了吴德的话,韩小颖咬了咬牙,忽然坚定地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也一定要记得咱们的约定。」

  

  听到韩小颖再次答应,吴德开怀一笑,对其说道:「韩大警官放心,我吴德说话算数,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毫无用处,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倒不如用来换取佳人一夜。」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

  

  「你今天是穿着制服来的吗?」

  

  韩小颖不答,轻轻地脱掉了自己穿在外面的黑色风衣,只见里面穿的是一件淡蓝色工作制服,这件衣服十分合身,显得她的身材玲珑有致,前凸后翘,虽然比不得余柳薇那般风骚入骨,妩媚动人,却因为制服的加持别有一番风味。

  

  「韩大警官,快过来让我仔细瞧瞧,你这身衣服太棒了,我是真的喜欢。」

  

  韩小颖虽然讨厌吴德,甚至于闻到他身上这股淫靡霏霏的气味,就会生出一股想要呕吐的感觉,但是因为受制于他,也是无可奈何,既然现在已经答应了他,便也不再扭捏,一步步来到他的面前。

  

  吴德哈哈一笑抓住了韩小颖那只白生生的小手,带着她握在自己的肉棒上面,那被打断了好事的肉棒,此刻正正憋着一股怒火,通体上下变得红彤彤的,灼热无比,韩小颖握在上面顿时被它的热度吓了一跳,迅速地将自己的玉手缩了回来。

  

  吴德看到她这副惊吓的模样,哈哈一笑,说道:「韩大警官,不要怕它,它又不是什么怪物,相信我,和它深入交流之后,你会爱上它的,再者说了,你也不是第一次见它了,何必这么生疏?」

  

  韩小颖确实不是第一次看到它,因为吴德手里握着她的把柄,所以这半个月里,她被这个男人胁迫着发生了两次关系,但是如此近距离的观赏他的肉棒,今天却还是第一次。

  

  以她的脾气,但凡有一点不顺心的地方,便会大发雷霆,更何况还是被别人逼迫,若是换成往常,此刻早就拍案而起,赏吴德两个大耳贴子,可是现在她竟是对那根灼热的肉棒有了兴趣,一时之间倒也没有那么生气,反而好奇的握了上去。

  

  但觉此物灼热难当,如同烧红的烙铁一般,规格也是大的吓人,长如面杖,粗如儿臂,简直像是驴子胯下那物般大小,韩小颖两只手并排握住还不能完全掌握,实在是天赋异禀。

  

  韩小颖不敢相信,这么大的肉棒之前是怎么进入到自己身体里的,现在自己光是想想就觉得恐怖,自己老公那根东西比起吴德这根来说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连它的一半都达不到,但是每次老公和自己做爱的时候都会弄的自己那个地方隐隐作痛,可是吴德这么大的肉棒,自己之前接纳之后,刻在脑海中最深刻的印象竟然不是疼,而是爽,是那种爽到四肢百骸的爽,是那种爽到全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统统张开的爽。

  

  不过这种爽她却是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自己是被逼迫的,他是色中厉鬼,而自己是良家人妻,所以这种感觉,自己只能将它深深的埋在灵魂深处。

  

  想着想着韩小颖竟是有些痴了,手中也是对着那根肉棒一点一点撸动起来。

  

  「韩大警官,别只用那两只小手撸它,那样它只会越来越大,你要用别的地方去爱抚它。」说完趁着韩小颖握着自己肉棒发呆的时候,吴德竟是抓住了她的头发,按着她的脑袋,一步步向自己的胯间送进。

  

  韩小颖早已不是未经人事的雏儿,当然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自己从小到大,还只是用嘴巴给自己的老公吹过,并且还是当他做了让自己特别感动的事情之后,自己才会放下身段帮他吹上一次,不过老公那个直男,这么些年下来也没有做过几件让自己特别感动的事情,所以自己帮他吹箫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面前这个老混蛋又是凭什么,就想让自己用嘴巴为他服务,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韩小颖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他。

  

  「你休想,这么恶心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用嘴巴去服侍它的。」韩小颖坚定地说。

  

  既然她不同意,吴德也没有办法强制于她,虽然自己的体格远大于她,可是她乃是一个久经战阵的老警察,在身手这方面,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她的对手,所以还是只能想别的办法,一点点的让她屈服。

  

  「韩警官,既然不同意,那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劝你要好好地替你的老公,还有你的父亲考虑考虑,他们的身家性命可都系在你一念之间。」吴德在她耳边如同洗脑一般说道。

  

  「你,你卑鄙!」韩小颖怒道。

  

  「是啊,我是卑鄙,但是我不犯法啊,可是父亲还有你老公就不一样了,他们一个偷税漏税,一个使用黑客技术黑了别人家的网站,你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警官,让你来告诉我,他们两个都应该判几年?」吴德笑嘻嘻地说道,他知道韩小颖对自己的家人十分重视,绝不会坐视他们被自己举办送进监狱,并且她之前已经为了他们献身给自己,现在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的放弃,那之前的付出不是全都浪费了吗?所以吴德对于韩小颖是否会为自己吹鸡巴,心里早已是成竹在胸。

  

  他的这套说辞果然有道理,韩小颖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便下定了决心要以身饲虎,不管这过程有多恶心,自己终究是可以熬过去的,留下的伤疤就要靠时间一点点去冲淡了。

  

  韩小颖双手紧紧握住那根粗黑灼热的肉棒,望着前端紫红色的龟头,忍着上面不断传来的腥臭味,慢慢地俯下身子跪在了地上,随后张开自己嫣红美丽的檀口,勉力将它吞进了口中。

  

  吴德顿时爽的大吼一声,他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进入到一个温暖的地方,那地方虽然容量不大,却是细腻湿滑,别有一番滋味,由其是她口中那条灵巧的舌头,领地被自己的龟头占领之后,便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像鱼儿一般时而游到左边,时而游到右边,如此游动的时候,总会不可避免的蹭到那敏感的龟头上,这美妙的感觉直接让吴德爽翻了天。

  

  并且因为吴德的肉棒太过粗大,韩小颖只能尽力张开自己的嘴巴才能够装的下如此雄伟的巨物,她那两排洁白整齐的贝齿,既不敢用力合上,又无法张开太大,便是恰到好处的摩擦着那根狰狞的肉棒,让吴德全身打颤。

  

  吴德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她的口腔里进进出出,那鲜红的嘴唇,以前不管是多威风,发出过多少命令,现在都只是自己的鸡巴套子,为自己的鸡巴服务。光是想象着这位曾经高傲不可一世的泼辣警花,现在竟然会心甘情愿地跪在地上为自己吹箫,吴德就能爽到上天。他不禁回想起自己是怎么得到这位泼辣警花的把柄,逼着她跟自己上床的。

  

  要说起第一次认识韩小颖,那还是半个多月以前,吴德开着车第一次带着解婧解科长同去去金牛仓库视察时候,因为解婧的老公余学君给她打了视频通话,所以吴德一边十分关心地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一边心不在焉的开着车,在这样的状态之下,不小心撞到了前面村民设置的路障,因为车子颠簸,吴德还借着关心解婧的时候,偷偷地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摸了一把,虽然隔着一层丝袜,但是那个触感让吴德毕生难忘。

  

  或许是因为被刚才的颠簸吓到了,又或者是因为和自己的老公通话,对于这还吴德的吃豆腐因为,解婧倒是没有在意,飞速的挂断了电话,打开车门,查探情况。这个时候早有四个五大三粗的村名向他们围了过来,解婧苦口婆心地向他们解释自己是去物资配送中心考察工作,希望他们能给自己让条路出来,可是那场村民却是不管不顾,只是说听了村长的命令守在这里,不准任何人经过。

  

  任凭解婧再怎么解释自己工作的重要性,向他们出示证件,还有上级的文件,都是于事无补,那些村民根本就不让路,这可是激怒了吴德,他扬言如果不让自己过去,那么之后外地支援过来的物资,他们这个村子别想分到一点,他们的家人还有孩子就等着饿死吧。

  

  这一招确实有些作用,让其中三个人有些害怕,想要回到村里去请示村长,可是其中有一个带头模样的人却是看吴德不太顺眼,并且自己家中刚刚因为疫情死了亲人,听到他说让家人还有孩子饿死,顿时就火冒三丈,说什么也不让吴德过去,并且还要出手揍他,吴德这个身份的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等鸟气,也是说干便干,直接就打了那人两个巴掌,这一下那些村民可不干了,纷纷拿起手中的家伙什,要往吴德身上招呼。吴德也是有些怵了,不过他怵归怵,倒是从没忘了护在解婧前面。

  

  正在双方剑拔弩张,就要动手的时候,忽然响起了一阵响亮警笛声音,纵然隔着很远,但是这种声音就是有一种无形的魔力,震慑住了在场众人,让他们再没了出手的想法,真可谓是神兵天降,可是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原来解婧下车之前,为了以防万一,就先拨打了报警电话。警笛声越来越近,很快到了众人面前,随着车门的打开,从警车里走出来一位身材高挑,英姿飒爽的女警官,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韩小颖。

  

  她看了看众人,虽然和解婧早就相识,但是为了更好的处理事情,她却是故意装作不识,向众人询问事情的经过,解婧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故也没有相认,只是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向她说了一遍。

  

  韩小颖听完了事情的经过,怒气冲冲地对村民们说道:「这可是专门负责外省转运过来的物资调配的解科长,以后你们村里的的吃喝全都要靠她那里的分配,她的车你们也敢拦?以后还想不想吃饭了,赶紧把路障全都拆掉。」

  

  韩小颖的话虽然和吴德还有解婧他们两人对村民们说的话没什么区别,但是因为身份的关系,那些村民将之奉为圭臬,一点也没敢耽误,将路障全都给拆了。等那些村民都散了之后,韩小颖才和解婧相认,两个人抱在一起,亲如姐妹。

  

  解婧问道:「小颖姐,今天多亏你了。」

  

  韩小颖说道:「哪里的话,咱们姐妹还说什么谢字?要说谢,我还要代替广大江城人民感谢你啊,你接下来要做的物资调配工作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

  

  「小颖姐过奖了,仓库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过去处理,就先告辞了。」

  

  「好的,你们路上慢点,有事的话再给我打电话。」

  

  两人互相道别,韩小颖正准备回到车里的时候,忽然看到解婧身边那个又黑又丑的老东西,竟然装作若无其事的在解婧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韩小颖生来就是那种眼里揉不了沙子的人,脾气又火又爆,是个十足的辣妹子,看到吴德对自己的好姐妹做出这样的流氓行径,怎么可能会视而不见,一转眼便飞也似的来到他的跟前,捉住了他刚才用来吃解婧豆腐的那只脏手,随手一扭,便听到十分清脆得「咔嚓」一声,让他的手脱臼了。

  

  吴德没有任何防备,忽然发现这位姑奶奶跟条幽灵一样,眨眼间便来到自己面前,不光制住了自己,还摘掉了自己的关节,立时便感觉到一股钻心般的疼痛从手腕上传来,忍不住抓住自己的手腕嗷嗷大叫。

  

  解婧刚准备上车,便听到了吴德那如同杀猪般的尖叫,也是吓了一跳,转身望去,只见他抓住自己的手腕高声痛呼,在他旁边站着怒气冲冲的韩小颖,解婧不明所以,开口向她问道:「小颖姐,这是怎么了?你做了什么?」

  

  韩小颖虽然惩罚了吴德,可是兀自怒气未消,对解婧说道:「小婧,你刚才没注意吗?这老混蛋摸了你的屁股一下。」

  

  听了韩小颖的话,解婧的俏脸忽然羞得通红,轻轻地说道:「小颖姐,别乱想,他可是我小姑子的公公,是家里的长辈,怎么可能会这么做呢,一定是你看错了。」

  

  韩小颖知道自己绝对没有看错,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看的清清楚楚,可是解婧为什么就没注意到呢?难道是因为她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导致自己心神交瘁,所以有些粗心?不过既然当事人都不计较,自己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了,于是恶狠狠地对吴德警告道:「你这个老流氓,别以为小婧没看到,你就可以上天了,我告诉你,以后你再敢这样,我韩小颖可不答应,非得把你的狗爪子剁下来喂狗。」说完手上一用力,又轻轻松松地将他的手腕给接上了。

  

  吴德本来趁着没人休息,想偷偷地占一下解婧的便宜,没想到却是让韩小颖给看到了,并且让自己大大地出了个丑,这个仇自己一定要报。「韩小颖,韩小颖……」从此之后韩小颖这个名字便在吴德的脑海中深深地记了下来,他不光要记下来,日后还要让她深深的记住自己的名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于是他派了几个手下专门去调查她的背景,这一调查不要紧,竟然查出了她父亲韩利开的那家食品厂,竟然就是给自己的一家分公司专门配送食品的,并且因为贪财,曾经用一批没有达到质量要求的食品鱼目混珠,送到了吴德的分公司,因此按照合同,韩小颖的父亲韩利需要向他的分公司支付最高百分之一百三的违约金,这么大数额的赔偿让他的公司伤了元气,很难恢复过来,于是韩利竟是再次动了一点歪心思,专门做了一笔假账,用来偷税漏税,这些事情都没有逃过他身边秘书的眼睛,所以当吴德的人将她抓起来拷问的时候,她不光一五一十全都招了,还把重要的证据都交给了吴德。

  

  不只是她的父亲,就连她的老公也并不干净,吴德的手下在调查他的时候发现他以前做过黑客,黑进过很多知名的网站,虽然并没有造成金融损失,但是这种行为已经造成了极为恶劣的信息泄露,需要承担十分严重的法律责任。所以当吴德掌握了韩小颖身边最重要的两个亲人的把柄的时候,便以此为据,要挟韩小颖顺从。

  

  初时韩小颖也并不理会,甚至于还要暴揍吴德一顿,但是耐不住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对她循循善诱,最终还是选择为了自己的亲人,和他约法三章——只要吴德将那些证据统统销毁,放过她的亲人,她便答应吴德的任何要求,包括上床,然而吴德却是和她约定一次不够,他想要和韩大警官多弄几次,告诉她至少也要陪自己五次,让自己满意才行。

  

  韩小颖权衡利弊,心想一次也是不干净,五次也是一样的不干净,只要是能帮助老公和父亲把那些证据统统销毁掉,自己的牺牲就算没有白白浪费,可是她却错估了一点,吴德所说的是至少五次,最多要多少次才能让他满意,他却是没说,只要他不满意韩小颖就要接着陪她十次,百次,因为把柄在其手上,韩小颖投鼠忌器,只能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甚至于日后食髓知味,尝到了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她还能毫不犹豫地离开吴德吗?时间回到现在,吴德卧室里的淫乱。

  

  吴德一边享受着来自韩小颖的口舌服务,一边淫笑着打趣道:「韩大警官,你真的是太会吹了,你说你是新手连鬼都不信,你是不是经常帮自己的老公吹啊?我还应该多谢谢你的老公啊,要不是他,我怎么能尝到咱们韩大警官的口舌服务?」

  

  因为口里含着东西,韩小颖不方便回答,只能用愤怒的目光瞪着他,希望他能闭上那张臭嘴,面对韩小颖的目光威胁,吴德丝毫不以为意,接着说道:「看来是没怎么给自己的老公吹过啊,那一定是给别的男人吹过了?快告诉我,你在外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姘头?他姓王,还是姓李,我得和他好好交流一下心得。」

  

  韩小颖忍不可忍,终于是愤怒地吐出了口中的肉棒,对他说道:「你有完没完?到底是想怎么样?」

  

  吴德看到韩小颖将自己的肉棒吐了出来,并且表情有些愤怒,赶紧哄道:「韩大警官莫要生气,我这是在夸奖你呀,你要是不喜欢我不说就是了,咱们接着来做别的事情。」说完抄手握住韩小颖的膝弯,将她抱进了自己怀里,随后往一旁的卧床走去。

  

  这种公主抱的姿势虽然十分浪漫,但是想到抱着自己的却是一个比自己父亲还要大上几岁的老混蛋,韩小颖便会打心底里恶心想吐,当然她若是想要反抗,就是四五个吴德加在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可是为了自己的家庭她只能忍辱负重,被吴德这样抱着却是一个反抗的动作也没有,一句反抗的话也没说。

  

  来到床前,吴德用力将她往床上一扔,看着这位庄严的泼辣警花,脸上那种既愤怒又害怕的表情,吴德便忍不住想要发笑。

  

  他在心里暗忖道:「小婊子,你不是说不会放过老子吗,还要把老子的狗爪子给剁掉,你看看老子的狗爪子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吗,而你却是要再次挨操了,你等着,不止是你,还有江莱那个臭婊子,老子也一定要狠狠地报复她,让她跪在床上对着老子叫爸爸,承认自己错了,哈哈哈。」

  

  吴德心中所想的兴奋,让自己的肉棒更为粗壮,他飞速地跳到床上,暴力的撕扯开韩小颖的警官制服,但却又不完全将它脱掉,让它半脱半挂的穿在韩小颖的身上,只把重要的部位显露出来。只见卧床上,佳人罗裳半解,春光乍泄,却又恰到好处的似露非露,并且美人脸上庄重,愤怒,害羞,害怕,多重表情交织在一起,让人心痒难耐,不止是美,更多的还是那种沾污神圣之物的兴奋,以及报复的快感。

  

  因为把对江莱的恨全部都转移到了韩小颖的身上,所以这一次吴德并没有做什么前戏,未等这位泼辣警花的蜜穴润滑,便急急地插入进去。韩小颖虽然泼辣,身手了得,比男人还要男人,可是胯下那处地方,却是如平常女生一般稚嫩娇弱,此刻被吴德这样的巨物猛地插入进去,怎能不疼,顿时按耐不住杀猪般的痛呼起来。

  

  她越是叫得大声,叫得痛苦,吴德便越是兴奋,抽插起来根本不留情面,得意地对其说道:「怎么样,韩大警官,我这根宝贝可还满意吗?」

  

  说完又重重地猛顶几次,让韩小颖叫苦不迭,忍不住开口求饶:「不行,你这东西太大了!好疼……快要裂开了,你慢一些。」

  

  吴德笑着抓了一下这位警花少妇的奶子,对其说道:「害怕疼啊,那你就求我两句,要是让我高兴了,兴许会放慢一些速度,你要是让我不高兴的话,那我就让你尝尝电动小马达的厉害。」

  

  说完快速的猛顶几次,顶的韩小颖「喔喔」狂叫,没有片刻的喘气之机,直到吴德放满了抽插的速度,韩小颖才喘了一口粗气,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就是这么…喜欢羞辱……我吗?」

  

  吴德笑道:「这可不是羞辱,这叫做爱,你和我都会很快乐的,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就接着来了,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开口求我,只有你开口求我,我才会让你如愿。」

  

  韩小颖想起来方才激烈的动作,如果吴德一直以这样的速度大刀阔斧的猛干自己,那自己决计坚持不住,倒还不如向他服个软,让自己少痛苦一点。可是她刚想好还未开口,吴德便率先发难:「既然韩大警官不想开口,那我就只当你是喜欢这种强度的做爱,我可就不客气了。」说完胯下用力,如同装了马达一样,快速的前后摆动,这样的速度就是年轻的半大小子都不一定可以做到,没想到吴德这种老混蛋还有这种体力。

  

  韩小颖再次被这样强力的抽插动作所淹没,口中那句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求饶,也是再没有机会说出来了,只能不停地用高声的呻吟来诉说自己全身上下难以抑制的痛苦,不过随着韩小颖蜜穴里开始分泌淫水之后,吴德的动作便越来越流畅,所带给韩小颖的痛苦也是很快就变成了痛快。她口中叫叫嚷嚷着喊着的不要,也不知道是希望吴德不要再这样暴力的抽插自己,还是希望他不要停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